焦糖面包sato酱

阿智智是正义!是一切!

[SK]习惯(十) <完结>

想着那人本来就不好的膝盖,二宫有些生气,气他那么不爱惜自己,也气那么容易就心疼妥协的自己。果然人最不能违背的还是自己的内心,承认吧二宫和也你还在意那个人,在意的要命。

和父母道别后,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亚美酱,嗯,是我,现在在医院吗,之前问你要过护理膝盖的药还有吧"

到医院时,已经没什么患者了,上田亚美正拿着准备好东西等着他,"给,你要的护理膝盖的药,又是给你家大野桑准备的吧,太体贴了吧"

"死丫头,再这么贫嘴小心你男朋友不要你了",边说着边恶作剧的狠狠按下人家的帽子,上田不甘示弱第反击回去,两人闹得不亦乐乎

"kazu……"意外听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弱弱从身后传来

"大野桑,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工作结束的早,就来医院帮我妈妈取定期健康检查的报告单,这位是……"

"这位是上田亚美,医院的骨科医师"

上田落落大方上前和大野握了手,寒暄了两句便离开了。

剩下两人站在门口,一时有些尴尬,还是二宫先开了口,"我没开车来,一起走走吧,正好我也有事情找你"  "……好"

两人并肩走着,二宫向来室内派,交往的时候也多半是两个人宅在家里,一个画画另一个靠在旁边打游戏,像这样月下散步的次数屈指可数。

大野犹豫着,还是斟酌着字句开口,"kazu……你是不是正在和别人交往啊",二宫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上田。

又听他接着说"上田桑人挺不错的…",声音里都泛着苦涩

"是啊,我也觉得亚美酱人挺好的",二宫面无表情地回

"嗯………你要是真喜欢她的话就让阿姨她们看看吧,毕竟都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了………"说着声音又低了下去

二宫现在想狠狠踹眼前这个人,脑回路永远奇葩的和自己不在一条线上,冷冷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不劳你操心",刚想快步离开就被人死死拉住了手

那人红着眼眶,脸色却苍白的惊人,只轻轻说了两个字

"别走"

看着那人这么久也被折磨的够呛,二宫爆发的小恶魔体质总算得到了满足,既然要重新在一起,总不能自己白吃那么多苦吧。

然后,别管内心戏多丰富,嘴上还是不饶人,"怎么?刚刚不是还说亚美酱不错,让我把人领回家看看嘛",相比其他二宫更介意他刚才这句话,就这么想把自己跟别人送作堆吗?

"不是的",大野慌乱解释,然后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似的,小心翼翼地开口"kazu如果你要和别人交往,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我现在在你心里分数挺低的,可是能不能再和我试试,你放心这次绝对只有你伤害我不要我的份儿"

"大野智",二宫叹了口气,"我真的累了",大野不自觉紧握的双拳无力地放开,像是听到了最后的宣判的死刑犯,没了最后的希望,他还是不愿意原谅自己啊

又听他接着说"所以我们都别再折腾了,好好过吧"

话刚说出口,就被对方紧紧按在怀里,大野收在后背上手勒的自己发疼,想稍微推开他却隐隐感觉肩膀的衣服上传来的湿意,这个男人哭了。

"好,我们好好过",沙哑的声音

我知道很多伤害已经造成,就算愈合也会留下伤痕,幸好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伤痕也好隔阂也好,总会治好的,嗯,我陪着你。





FIN

短到不能再短的(。番外

这是大野智和二宫和也重新在一起后的第三年。

"所以说,大野智,我为什么放着难得的休假不在家里通关,却要来这里陪你参加什么烟火大会啊?以及你是不是又迷路了,我们已经在这里转了将近一个小时了!!!!!"这是二宫不变的小尖嗓,嗯,濒临发飙状态下的

"kazu,别生气嘛,要不就在这里看吧,虽然不是最佳观赏角度,可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嘛"

软软的声音,二宫看着他不自觉鼓起的脸颊,突然就没了脾气,在这儿看就在这儿看吧。

那人一听,麻利地从背包里拿出了毯子铺在地上坐了上去,又顺势把二宫揽在怀里,满足地像个老爷爷一样长舒一口气,二宫朝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倒也没挣开,安分地任他搂着。

"kazu,快看开始了"

确实很美啊,绽开的烟火,夺目绚丽,身边那人一边感叹,一边不忘偷偷伸过手与自己十指紧扣,看着交握的双手,二宫心下突然一片释然。

人这一辈子要多幸运才会遇到和自己两情相悦的人,既然遇到了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一辈子不长,哪有那么多时间用来彼此伤害和怀疑,他们误解过、分开过、伤心过、绝望过,幸好兜兜转转那么久,他们还在彼此身边。这才明白原来另一个人掌心的温度才是最真实的幸福。

感受到二宫回握的力度,大野侧过头看他,"kazu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觉得烟花真美啊"

这样的烟花,我愿意一辈子与你共赏。















后记:

故事终于讲完了,还是烂尾了,土下座T_TT_T可能还是有GN觉得不够虐大野智,但是我是真的尽力了……原谅我QAQ其实之前也说过,写这篇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在贴吧里看财布君那篇受了点刺激,好想好想虐大野智(结果还是虐了nino(滚  因为深刻认同某GN观点,两个人如果在一起被虐的一定是nino………  二是马上就要开始读研了,非法本的法硕一切从零开始,然后司考,可能真的不会再每时每刻关注他们,但是会一直喜欢下去的,ARASHI也好,SK也好,喜欢他们大概是我坚持的最久的一件事,以后也不会变。

最后感谢所有看过这篇文的GN们,谢谢你们不嫌弃我的胡言乱语😘😘😘以后虽然可能没时间再写什么,但是只要有时间就会偷跑看文的,爱你们~~


                                                                    面包(小艾)上

[SK]习惯(九)

话说到最后,二宫还是低下头飞快的抹了眼睛,抬头时看到大野智哭的比他还厉害,那么狼狈,眼泪糊了满脸却不抬手擦去,只是口中不停呢喃着对不起。

"大野桑",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不必道歉了,我原谅你,只是没有办法和你重新开始"

对不起,我已经是30代的大叔了,过了为爱不顾一切的年纪,少了一份豪赌的孤勇,现在的我真的没有信心再开始一段感情……我们……就算了吧

一句话换来对方长久的沉默,好一会儿,大野艰涩地开口,"对不起,kazu,又说这些话让你困扰了,以后……以后我会一直作为朋友在你身边",最后深深望了二宫一眼,转身离开了病房。

那天起两个人的关系像是回到了最初,又有些许的不同。

人前一如既往的打闹玩笑,人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疏离,大家都只当是年龄增长私下玩笑的次数少了,可是还是有细心的staff发现,平时就很温柔的大野变得更加细心了,在对待二宫的事情上

有时候是录制番组后的润喉片

有时候是起早赶拍杂志前的一杯热牛奶

有时候是舞蹈排练室里护腰的软垫

…………

只是大野再也没有说过什么"超过"的话,丝丝点点的怜惜,以一种最柔和的方式渗透进二宫的生活,绵绵密密织成一张网,牢靠却不让人感到窒息。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二宫开始收到大野的简讯,每条都是寥寥的几句话,絮絮叨叨说着发生的小事

「今天和朋友出去喝酒喝的有些多,醒来的时候发现睡在地板上,全身都痛,以后还是少喝点好了⊙_⊙」

「这次是和松润两个人拍封面,发呆的时候被他狠狠打了头ToT」

「又到了换季的时候,得多穿点,注意别感冒」

「听马内甲说要接一个SP,又要好久不能钓鱼了QAQ」

「昨天看到了台本,这次的台词又长又拗口,一定会吃螺丝的@_@」

二宫从来没有回复过,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他会看着手机里满满的信息发呆,一不小心时间就过了好久。那些爱与不爱原谅与否的记忆似乎已经模糊弱化,遥远的像是荒野里微弱的火光,夜风吹过只留下缕缕轻烟。有时候觉得一个人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来去自由没有牵绊,可终究是少了点什么,刻意忽视的某些情绪总会在演唱会过后回到一个人的家里时被无限放大,才明白他还是那个怕寂寞的二宫和也,他还是渴望看到晚归时家里为自己留的一盏灯,他还是贪恋那个人独一无二的温柔。

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全错了。

快到年末的时候,二宫难得回了趟家,父母还是老样子,饭桌上一家三口随意聊着生活上的琐事,多半是母亲在说,父亲在旁边听着,不时点点头,暖黄色的灯光下三人的剪影温馨而美好。

晚饭后二宫被推进厨房,充当壮丁,一边小声抱怨一边擦洗手里的碗碟,和子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笑的一脸温柔。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二宫转过身,"妈,你们怎么从来没过问过我的结婚恋爱的事?"

"傻孩子,人生是你自己的,无论你怎么选择,爸妈都只希望你幸福,只是别给自己留下遗憾……那个孩子对你是认真的"

"你怎么………"

"去年冬天最冷的那几天你不在日本,他来家里说了你们的事情,在院子里跪了一整天"






文力是什么可以吃吗?这章写的狗血又矫情……不能直视[手动再见    差不多下章完结(?

[SK]习惯(八)

深夜发文~

七夕更虐文真的大丈夫?!⊙_⊙⊙_⊙


二宫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左手挂着点滴,右手也被人牢牢握着,而攥着他手的那人睡的正香。刚稍微动了动,大野便醒了过来。

"kazu你醒了,还难受吗?肚子饿不饿?要吃点什么吗?"

"大野桑你这么多问题,我要先回答哪个啊。我没事了,昨晚麻烦你照顾啦,嘛,我也收拾过不少次你喝醉后的烂摊子,我们扯平啦",二宫还是一如既往玩笑的语气。

大野默不作声,只是专注地看着他。

二宫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好啦我是真没事了,你还有工作吧快回去吧,输完液我也……"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野打断,"kazu的日记我都看过了,对不起这么久才明白你的心情"

二宫脸色变得惨白,僵硬的挤出一丝笑,"大野桑不必道歉的,你并没有错,你只是不喜欢我罢了…"

"不是的,我也喜欢…我爱你啊",大野着急的开口

"大野桑……"对方连声音都是发颤的,红着眼眶,却努力睁大眼睛,不让泪水流下来

"我不明白,这样有趣吗……知道了即便在分手了这么久的现在我依然对你念念不忘,让你很满足吗?还是说你现在跑到我面前说这些话,看到我兵荒马乱的模样,让你很有成就感?"他歪着头,像是真的困惑不解的样子

"不是的,kazu,你听我说……"

那人却仿佛听不见似的,自顾自地小声继续,"你知道这一个星期我去了哪里吗?我去了京都。去了当初我看你时我们一起去过的拉面店,看了你曾经的舞台,找到了你那时住过的房间,我想找到有你气息的地方,给自己一个不忘记的借口。可是,我走了那么多的地方,你住过的地方、你呆过的地方,只要有你出现过的地方,我都去,可是我找不到一个大野智……离开的这些天,我每晚每晚睡不好,我尽最大的努力想要再靠近你,可我总感觉不到你的存在。后来我站在你屋子前面的那条小巷,一个人想象你17、8岁的样子。但是为什么,大野智,我站在这些拥有你这么多回忆的地方,却找不到一个你,我一个人在蹲在那儿哭的时候,我想,我是真的该放弃你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你又突然跑来告诉我你喜欢我呢"






对不起民那………我又虐了nino……你们打我吧QAQ我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样让大野智把人追回来了,所以如果之后我突然停更,那也是在发愁要怎么写下去ToTToTToT

[SK]习惯(七)

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明天也终究会到来,天一亮,大野智还是要工作。

画画,泥塑,录番组,每天都是相似的行程,周而复始,下了节目偶尔也会和staff喝酒,喝醉了说着无关紧要的玩笑话,总是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一切都没有变,除了,少了那个人。没有人扯着小尖嗓子在他耳边吐槽,没有人在他出错时替他圆场,没有人在他酒醉时轻声安慰,也再没有人可以像他一样让自己牵肠挂肚。

只是,地球少了谁都会转,没有谁失去谁就不能活。

大野是认同这句话的,没有二宫和也日子还是可以过,只是就像心口被生生划了一刀,伤口愈合结痂,还会跳动只是已经不完整。

在二宫离开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大野接到了相叶的电话。一接通就听他急吼吼地喊,"リーダー、nino回来了!!有朋友在我们常去的那家店里看到他了!!"

大野想也不想抓起钥匙就出门拦了车,发现自己紧张到拿电话的手都是抖的。赶到时,二宫已经醉得不知今夕何夕,还在不停往杯里倒酒。

大野一把夺了酒杯,"kazu别喝了,你醉了"

那人听到,缓缓抬头看他,呆了一会,便兀自笑开了

"是我喝醉了大野智不然怎么看谁都是你呢"

心疼怜惜愧疚各种情绪揉在一起,来时想好的话语全都堵在喉咙,一句也说不出口。好不容易老板帮忙才把人背在身上,小心托着他又向上掂了掂,又瘦了吧,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轻轻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空出一只手拂了拂额前细碎的刘海,那个人紧闭着眼眉心微微皱起像是睡得不安稳的小孩子,轻浅的呼吸夹着酒气打在脖颈上,却让大野比任何时候都来的安心。

把人送回家,怕他醉的难受,大野决定就在床边将就一晚。果然到了半夜二宫吐了两次,嘴里哼哼着难受,大野连忙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烫,心里责怪自己刚刚背他回来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给披件外套。

赶紧又把人送到医院,医生看了看说没有大事,只是空腹喝酒引起胃部发炎又受了点风寒,输液之后就没事了,老医生临走时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心里再难受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啊…"

打点滴的是个年轻的小护士,扎了两针还没扎进去,看着那人纤细的手腕大野赶忙上前,心疼地捂着他的手背,"不扎了不扎了,我们吃药行不行"

护士也很抱歉,好在第三针总算是成功了,看着点滴一点点流进输液管,折腾了一晚上的大野智,终于握着二宫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咦?说好的虐大野智呢?

明天七夕,我这种虐虐虐还是停更比较好吧……

[SK]习惯(六)

那个人说要试着忘记自己了。

是了,再深刻的爱意,如果一直得不到回应,总会在漫长的时光里消耗殆尽吧。

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未来几十年的生命中,都将不再有那个人的参与,就仿佛溺在冷到刺骨的海水中,绝望的让人窒息。

不死心拿出电话拨出去,依旧无人接听。

黑夜那么长,长的让人绝望,似乎看不到黎明。

终于捱到天亮,大野立刻拨通了马内甲的电话,得到的回复却是二宫桑有一个需要出国的工作,在此之外又额外请了一周的假,连ニノさん的录制都提前了,好像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吧。最后还奇怪的问了一句,怎么大野桑不知道吗,樱井桑他们几个都是知道的啊,这周的团番都改成周年特别节目了呢。

大野苦笑,和马内甲道过谢,便无力地挂断了电话。

所以kazu你只瞒了我一个人对吗?

当晚,团内其他三人意外收到了队长的简讯,说是有事要和他们商量,并约在了自己家里。大野平时几乎不会主动群发给门把,也不太邀请大家来家里,想必是很重要的事,三人没多想便同意了。见面时,却都吃了一惊,怎么两天不见,リーダー你憔悴了这么多,原本却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双眼此时竟像一汪死水,看不到生气和希望。

大野把他和二宫之间的过往告诉三人后,屋内的空气沉默得几近凝固。良久,相叶无奈地放开了紧握的拳头,"リーダー、你知道我刚才几乎控制不住地想要给你一拳吗?"自家竹马受了这么多委屈却从未吐露分毫教他怎能平心静气,可是眼见罪魁祸首并没有好过到哪去,他还能怎样呢?

"我知道,这是我该得的,我不会还手的"大野痛苦地闭上了眼。

一直紧皱头的松本开口"原来我只是猜测nino对リーダー的感情不一般,没想到………你这次是认真的吗?毕竟nino不接受你也是可以理解的"

"是,我是认真的,如果他不愿意,我会一直等下去,在这份感情中,他付出和承受的太多,这次换我主动换我来等他"

"如果他遇到了更适合他的人呢?"沉默的樱井缓缓道

大野低下头,像是挣扎了很久,半晌回答"我不是圣人,可能还是没法当面说出祝福的话,可是如果这样让他感到幸福,我愿意远远的看着他,这样就好"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松润拍了拍大野的肩,"我们愿意相信你,可如何让nino再给你一次机会,就要看你自己了,别看他平时总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内心比谁都要敏感寂寞。不过我们都会尽力帮你的"

大野感激的朝他们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送走三人,时针已经迫近凌晨2点,看来是睡不成了。大野慢慢走到窗前,不知是不是天气的原因,天空是乌沉沉的墨色,一颗星星也无,压抑得让人难过。

kazu,这一次我看到了,凌晨2点半的东京,可是我并不喜欢

kazu,对不起,再也不会让你独自面对这样的风景,一个人孤单的等天亮

kazu,我好想你

[SK]习惯(五)

拿出日记本,轻轻翻开

「欧吉桑今天和我告白了,明明只是一句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好的,我却心动到不行 ,这会是最难忘的一次生日2008.6.17」

「真是的,又跑去钓鱼了,不怕再被高层骂吗,下次一定在他包里多塞些防晒霜 2008.8.9」

「今天和剧组的前辈学了咖喱饭的新做法,他应该会喜欢吧 2008.10.28」

…………

林林总总记录的都是他们交往时期的琐事,平淡却温暖,透过那些文字,仿佛可以看到二宫直达眼底的温柔。

然后,时间终于推移到了那一天

「分手了。

他说他搞不清楚维系我们这段关系的是爱还是习惯。笨蛋大叔……爱你就是我的习惯啊 2013.11.20」

「呐、大野桑,你看过凌晨2点半的街道吗?褪去了白天的繁华喧嚣,寂静冷清得不像是东京。我坐在窗前,竟然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2014.1.10」

「他喝醉了,呜咽着问我,怎么样才能让她回心转意,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这么难过的表情……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呢?明明连自己都帮不了,大野桑,我这么喜欢你  2014.7.3」

大野腿一软,顿时跪在地上,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大的混蛋,他的kazu,到底该有多难过,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听自己说着前女友的事。日记翻到一半,大野的指甲深深陷进手心却浑然不知,他痛苦地几乎要捂住眼睛不再继续看下去,可又觉得这些和那个人承受的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最后一页只有一句话:「我想要试着忘记他了」

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疼痛的仿佛失去了知觉,大野机械地打开最后一个小盒子,是一对简单的素戒,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智、请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吧」

落款是2013年11月20号,两个人出去提前庆祝生日,自己却提出分手的那天。

悔恨几乎要把整个人掏空,先前笃定二宫会回到自己身边的人,终于再找不到一点信心。连祈求原谅的资格都没有了吧,当初先告白的是自己,承诺对他好的也是自己,可是自己带给他的总是泪水多过欢笑,痛苦多于快乐,大野智你究竟都做了什么呢?

这章写的我好难过……不想原谅大野智了怎么破QAQ

[SK]习惯(四)

生病中,嗓子疼的要死了,于是这章是胡言乱语的产物,渣的自己都不忍心看,大家轻拍啊QAQ

身着睡衣的大野赶到二宫家门口,却在按响门铃的一刻住了手,自己竟然像个等待告白回复的毛头少年般忐忑不安,见了他,要说什么?是说对不起才弄清自己的心意还是我喜欢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仿佛都差了点什么,可是他想他的kazu会懂的,他明明也还是在意自己的吧。

按响门铃,屋内却半天没有回应,手机也无人接听。六神无主时恍然想起两人交往时,二宫担心大野来家里时自己有工作,特意在门口的花盆里放了把备用钥匙。找了找,还好钥匙还在。

手忙脚乱的打开门,一片漆黑,果然还是不在家吧。想了想,大野决定先进屋等二宫回来,有些话无论如何都想在今晚告诉他。

打开鞋柜,意外的看到那双蓝色拖鞋还好好的放在黄色的旁。

[kazu kazu、准备一双我的专用拖鞋嘛]

[才不要,为什么我家里要放欧吉桑的东西啊]

[我们明明都交往了嘛]说着从后抱着人,头在肩膀上蹭来蹭去

[知道啦知道啦,麻烦死了]这是一脸嫌弃,却掩不住自己泛红的耳尖的二宫。

大野抬头重新打量着这间屋子,桌子上成对的杯子,盥洗室内并排的牙具,一起买的盆栽……心都随着回忆打颤,鼻子一酸,终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kazu、如果,我可以更早坦诚正视自己的心,你的痛苦会不会少一点。

想要推开卧室的门,视线却蓦地落在门边的纸箱上面,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他颤着手轻轻打开,

那件据说已经被扔掉的出道时一起买的长T

自己兴起时买下的情侣项链

根据他的创意捏成的泥塑

生日时送他的画像

…………

太多太多,那些他以为不在意的遗忘的过往就这样措手不及的出现,化成一把锋利的刀将他的心刺的鲜血淋漓,可是怎样也不及那个人的痛吧。

抹抹眼睛,看清了,纸箱最下面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还有一本有些旧了的日记本。

突然觉得这篇越来越文题不符了😂😂都想改成东京凌晨2点半了😂😂😂以及为啥在TAG里找不到这一章/(ㄒoㄒ)/~~

关于习惯

没想到会有GN看,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喜欢和推荐~(^ з^)这个脑洞其实很早前就有了,因为看到有个GN说如果现实中两个人真的在一起,那么受伤的可能是敏感纤细却又擅长隐藏情绪的nino,所以写起虐他的部分总是很顺手(轻点打啊(抱头   至于师匠在这篇的设定似乎渣了点(还不是你写的 其实他只是反射弧长啦,他是真的喜欢nino的,相信我……QAQ  接下来就是虐师匠的部分了,不过可能还是会通过虐nino的方式(顶锅盖跑走  但HE这一点是绝对可以保证的,这篇也不长,大概很快就会完结了。应看文GN的要求,我现在正在努力想该怎么狠狠虐大野智,其实……有点卡住了……有什么想法或者是有想什么看情节的GN,欢迎留言啊,什么都可以~~~

最后再次感谢看文的大家😘😘😘

[SK]习惯(三)

其实这章主要是回忆杀啦(。

 

"kazu!!"

大野大喊着从梦中惊醒,脸上一片咸湿,有多久了呢?没有这样叫过那个人的名字了。不是没有梦到过二宫,只是以往他的梦里,二宫或是行色匆匆与自己擦肩而过或是和其他三人一同出现,醒过来时,他甚至连梦的内容都记不清。这一次却记得对方的每句话、每个动作、以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他梦到了他们分手的那一天。

 

大野生日的前一个星期,因为当天两人都有工作,所以二宫提出提前庆祝,两个30代的大男人戴着口罩帽子看了场电影又去了游乐场。二宫还自我吐槽明明都是大叔了还计划这种少女心爆棚的约会。大野却突然在旋转木马前停下,二宫诧异回头,只听见他略带困惑的声音, 

"nino,对不起,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是不是习惯多于爱,你知道我脑子转得慢,现在也没有想通,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梦里他看到那人低着头,就像那天在乐屋一样,良久他抬起头,冲着自己笑,

"大野桑想和我说这些很久了吧,对不起一定让你困惑了,没关系啦,不用一幅愧疚的表情",边说着边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就算这样以后还是门把啊。那…我就先走啦,正好想起来今天秋叶原有个新游戏要排…拜拜"

 
 

"kazu!"

 
 

就这样醒了过来,他一遍遍地回想,那些被他遗忘的,到底是什么?

终于他回想起来,他的kazu垂下头时微微颤抖的身体

 
 

轻捏自己脸颊时冰凉的指尖

 
 

努力微笑却明显发红的眼眶

 
 

还有那条简讯「大野桑,知道凌晨2点半的东京是什么样子的吗」

 
 

他疯了一样的往外冲,

 
 

kazu,对不起兜兜转转这么久才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对不起让你那么难过,对不起我这么蠢笨却还是想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找回那个站在你身边的可能。

 

好吧,我卡在这了,因为后面就是虐阿智的部分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虐QAQ

[SK]习惯(二)

第二天酒醒的大野完全不记得昨天的醉态,只是fufufu的笑,说着"又麻烦nino照顾我了呢" 自然的揉了揉二宫的头发,后者一顿,佯怒打开大野的手"是啊是啊,真是添了不少麻烦呢,作为补偿大叔你去买这个月出的限量游戏给我",真是的,不要再无意识做这种亲昵动作了,我会当真的。

这个小插曲就算过去了,大野也没再提起过分手的女友,一切如常。直到录完团番的某个下午。

松润曾经说过我们跟リーダー在一起这么久,从没见过他对我们生气的样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动怒。碰巧在走廊拐角处看到红着脸跟二宫告白的后辈,愤怒几乎把理智撕碎,他冲上去揪着对方的衣领"收回你刚才的话" ,在收到"我不认为喜欢上二宫桑是个错误,我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回复后,便要挥拳,二宫匆忙上前拦住,压低声音吼道"你疯了吗?竟然要动手打人,这是电视台,被看到要怎么办!"

硬是把人拉回乐屋,刚关上门,大野便急着开口"nino你不能答应他"

"为什么?"

"当…当然是因为真的传出去不利于arashi的发展啊" ,不是的,其实没想这么说的……

二宫垂下头,长长的睫掩住复杂的思绪,再抬起头时已与平时无恙,"放心吧,不会答应的",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留大野一个人呆站在原地。直到简讯的提示音让他回神:

「リーダー、晚上方便出来吗?有些关于nino的事想和你说」FROM 松润

「好」

见面坐下来后,松润开门见山,"其实今天走廊的事,还有你和nino在乐屋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觉得他是为什么不会答应?真的完全是为了大家吗?你一点看不出来他的反常吗"

"难道不是吗?nino怎么了吗"

"nino他有喜欢的人了"

一整晚大野脑子里都是那句nino有喜欢的人了,皱着眉沉默不语,最后道别转身要回家时,松润的一句话让他止住了步伐,

"リーダー、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那个后辈告白时你冲动的真正理由是什么呢?"

大野久违的失眠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

「nino今天的事是我冲动了,对不起,nino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等了很久没有收到回复,在马上放弃准备静下心来睡觉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大野桑,知道凌晨2点半的东京是什么样子的吗」